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舞的季节

编织心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历代缅妻之作(一)  

2007-07-19 09:29:39|  分类: 心情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·苏东坡 
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 
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 
    说到悼亡,我们还得先从悼亡诗开始谈起。出现得比较早的以“悼亡”为题的诗,当属西晋时潘岳的《悼亡诗》。潘岳在当时与陆机齐名,作品多谄事权贵和抒写伤春悲秋之情,文辞华靡,无甚可取。倒是他的《悼亡诗》写得情真感人:“荏苒冬春谢,寒暑忽流易。之子归穷泉,重坏永幽隔。……望庐思其人,回室想所历。帏屏无仿佛,翰墨有余迹。”诗甚长,摘几句以见一斑。全诗以时光流逝、幽明永隔,而所居之庐、室,所用之屏、翰墨等物犹在,人面却已不知何处的悲情道其深情,倒也不失为名作,开悼亡诗之新风。 
    所谓悼亡,古代专指纪念亡故的夫人或者如夫人而言,国在为古代妇女地位不如今日可与男子平等,且受“女子无才便是德”的束缚,在丈夫亡故之时,也多不过是哭上一回、撒几滴眼泪以示其悲情,少有用诗悼亡的。虽然古代才女也不少,但用《悼亡》作诗题的,也只有一个,便是明末才女商景兰追悼丈夫祁彪的《悼亡》诗作,可说是唯一的例外。 
    另外唐代与白居易齐名,号称“元白”的元稹,也有两首诗是悼念亡妻的名作,一首是《遣悲怀》,另一首是《六年春遣怀》。其一云:“闲坐悲君亦自悲,百年都是几多时。邓攸无子寻知命,潘岳悼亡犹费词。同穴窅冥何所望,他生缘会更期然。唯将终夜长开眼,报答平生未展眉。“其情切切,后人读之犹可感觉到一种真情所以。 
    而悼亡的风格,到了苏东坡手里则为之一变。苏东坡的结发妻子王弗,是眉山青神人,十六岁时与比他大三岁的苏东坡成婚,婚后两人恩爱,生有一子苏迈。东坡《亡妻墓志铭》写道:“见轼读书,则终日不去。”颇有“红袖添香夜伴读”的味道。有道是恩爱夫妻不到头,他的这位贤娇妻、贤内助竞于二十七岁上不幸病逝于京师,连老苏明允都为之悲痛不已,“命轼曰:‘妇从汝于艰难,不可忘也。他日必葬诸其姑之侧。’”(《墓志铭》)意谓应将她与苏轼的生母葬在一处,可见对这位贤儿媳,老苏也是挺疼惜的。 
    十年后的一个夜晚,苏轼在密州作了一个梦,梦见与亡妻住日的缠绵,醒来不禁泪下,作了这首有名的《江城子·乙卯正月二十日记梦》,追念亡妻。宋代诗歌后人多认为难得好诗,而词则是当时的流行的文学样式,宋词在后世也是声誉颇高的。但运用词的形式来悼亡,则以东坡此作为首唱。其词云: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 
    词意是明白如话的。生死永诀、幽明路隔,何况“十年”、“千里”,于时于空,都绝无相逢的可能!“不思量”,故作决绝语,实际上是思量得太深、太苦了;偏生“自难忘”,刻骨铭心,自然推不去、躲不开了。逝者留给生者的是永恒不改的回忆,而岁月却不住地给活着的人添加着憔悴与衰老,“纵使相逢应不识”,这真是生者的悲剧。所以在梦中见到当年临轩梳妆的倩影,词人只有百感交集,泪眼相对了。而“相顾无言”,仍未诉积愫、“话凄凉”,错过了如此短暂而珍贵的机会,词人醒后,又该是何等的惆怅!读者也同词人一样,“料得年年肠断处”,懂得了作者永久的深情与悲哀。 

潘岳悼亡诗三首—— 
    荏苒冬春谢,寒暑忽流易。 
   之子归穷泉,重壤永幽隔。 
  私怀谁克从,淹留亦何益。 
  黾勉恭朝命,回心返初役。 
  望庐思其人,入室想所历。 
  帏屏无芳菲,翰墨有余迹。 
  流芳未及歇,遗挂犹在壁。 
  怅恍如或存,回惶忡惊惕。 
  如彼翰林鸟,双萋一朝只。 
  如彼游川鱼,比目中路析。 
  春风缘隙来,晨溜承檐滴。 
  寝息何时忘,深忧日盈积。 
  庶几有时衰,庄缶尤可击。 
  ——《其一》 
  皎皎窗中月,照我室南端。 
  清商应秋至,溽暑随节阑。 
  凛凛凉风起,始觉夏衾单。 
  岂曰无重纩,谁与同岁寒。 
  岁寒无与同,明月何胧胧。 
  展转眄枕席,长簟竟床空。 
  床空委清尘,室虚来悲风。 
  独无李氏灵,髣髴睹尔容。 
  抚衿长叹息,不觉泪沾胸。 
  沾胸安能已,悲怀从中起。 
  寝兴目存形,遗音犹在耳。 
  上惭东门吴,下愧蒙庄子。 
  赋诗欲言志,此志难具纪。 
  命也可奈何,长戚自令鄙。 
  ——《其二》 
  曜灵运天机,四节代迁逝。 
  凄凄朝露凝,烈烈夕风厉。 
  奈何悼淑俪,仪容永潜翳。 
  念此如昨日,谁知已卒岁。 
  改服从朝政,哀心寄私制。 
  茵帱张故房,朔望临尔祭。 
  尔祭讵几时,朔望忽复尽。 
  衾裳一毁撤,千载不复引。 
  亹亹朞月周,戚戚弥相愍。 
  悲怀感物来,泣涕应情陨。 
  驾言陟东阜,望坟思纡轸。 
  徘徊墟墓间,欲去复不忍。 
  徘徊不忍去,徙倚步踟蹰。 
  落叶委埏侧,枯荄带坟隅。 
  孤魂独茕茕,安知灵与无。 
  投心遵朝命,挥涕强就车。 
  谁谓帝宫远,路极悲有余。 
  ——《其三》 
潘岳的《悼亡三首》上承了《诗经·邶风·绿衣》,下开了元稹的悼亡诗。自他之后,悼亡竟成了夫悼妻的代言。 
  绿兮衣兮,绿衣黄里。心之忧矣,曷维其已! 
  绿兮衣兮,绿衣黄裳。心之忧矣,曷维其亡! 
  绿兮丝兮,女所治兮。我思古人,俾无訧兮! 
  絺兮绤兮,凄其以风。我思古人,实获我心! 
  ——《诗经·绿衣》 
  《绿衣》是中国最早的一首悼亡诗。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。诗说一男子手抚妻子遗物衣裳,悲戚不已,追忆旧时情谊,感念妻子对自己的照顾和耐心规劝,感伤着再也没有另一个人如此的贤德美惠,可以理解自己的心了。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