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花舞的季节

编织心情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诈 作者:阿育  

2006-06-11 19:35:05|  分类: 佳作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铛早我三秒出生,所以她是姐姐。
孪生姐妹相貌是相像到无比的,在最初,无论是父亲母亲或者是其它长辈都以辨认我们谁是谁定注游戏。
可惜,游戏并不持久。
铛始终是性急的,一如在出生时。
虽然她与我相同相貌,相同衣着,她与我却永远不会混淆。

一如此刻,你见着城头两名女子,她们有着相同的眉眼,相同的长发,相同的身影,
可是,那俏皮坐在城头晃悠着双脚的女子一身红衣,如火如荼;而另一名女子却白衫飘飘,静静坐着,面无表情。
是了,红衣的是铛,白衣是我。

妹子,拜托你笑笑可好?铛不喜欢我的面无表情。她喜欢笑,脆生生的,煞是好听。
可惜我不会笑。
我感觉得到铛的那种快乐,无拘无束,我的心也是欢喜的,但我不笑。
我喜欢静静看着这城里进进出出的人,看桃花红了,燕子飞去又飞回,这是我所喜爱的城市,我所眷恋的平静。
铛其实是明白我的,毕竟我们是孪生姐妹。

旗爷爷是这城市最受尊重的长者,是这城市的象征。
我很喜欢旗爷爷。
所以,我信守与生俱就的这份契约――那是家族与这个城市的契约,我们是这个城市的守护使,生生世世。
只是,每次旗爷爷见到我们姐妹时,他的眼里总有些淡淡的不忍,从我们很小的时候直到现在。
也所以这个城市的人都纵容我们。
或者,还因为我们是守护使。

曾经,旗爷爷问过我们,是否想做个普通的女孩,嫁人生子,平安过一世。
铛笑着说,她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女孩呢?
旗爷爷叹气,是呵,普通也是一种福气,并不是与生俱就。
而我是姐姐的妹妹,她的选择也注定我的选择。
那天我问了旗爷爷一个问题:
是不是所有人都希望且喜欢平安呢?
爷爷想了许久,却终于没回答我。
他的眼神透过我,望向很远很远的天空。
孩子,人的心是谁都不知道的。可惜了你。
我们走的时候,他在后面低声地说。

铛喜欢四下行走,
感觉好象是在流浪,她与我说,多自由的幸福。
所以我陪她,我愿意一直陪她,只要可能。
因为,事实上,我们并不自由。

我喜欢看书。
它给我另一种自由。
不过有时我会迷惑,就象我曾经问过旗爷爷的那个问题一般。
看得越多,这种迷惑却越来越多。
有时,我想,或者不看书是更好的。
无知,无惧,无思,无忧。
可惜了,我做不到。我也享受那种自由,虽然不完整。

不知道战争是不是永恒的。
也许,在我们这个世纪,它是永恒的。

城际战争终于拉开序幕。
我们是卫戍队的成员。
妹子。铛似乎想和我说什么,却终于什么都没说。
不过我明白她想说什么。
其实我和她,终究是一生一命。

战火,硝烟。
杀气,死亡。
这一切陌生而熟悉。
眼见着卫戍队的成员渐少,心中反而清澈无比。
我与铛的目标只有一个:
那个劲装男子。
那个勇往直前的男子。
他的笑声就是他们的旗帜。
他简直嚣张,可是他的嚣张张扬得明媚。
我居然――――
欣赏他。

铛在笑。她的笑,那么脆生生的,那么的清扬。
妹子,我去了。她突然回眸望住我,她的话语在眼中。
她迎他而去。
砰!
她的身体轻轻弹起,那片红绚烂无比,刺痛我的眼睛。
粉身碎骨。

我没有泪。
我静静看着那个男子渐渐逼近。
铛的笑声依稀在耳边。
而他与我的距离只有五步。
投降?他突然定住问我。
我在他眼中看到一袭白衣的自己,脸色苍白,眼神清澈。

那个白衣的女子突然笑了,
如花绽放,
而那笑声有如天籁,此曲过后,不复为乐。

他终于明了,
在我拥住他的那一瞬。
原来是你!

是的,是我。
和她一样美丽的女子。他叹气,可惜。
可惜什么?我突然想知道他的叹气原由。
可惜这是战争。
……
灰飞烟灭……

城际战争史载:
战争即将结束时,一名白衣女子笑了,据说,那是她这一生唯一的一笑。
这一笑,泯灭了一座城市。
这名白衣女子,名曰:诈。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